Hey! Say! JUMP💜
ハイキュー!!🏐
ツキノ芸能プロダクション🌸
シノヤマ🌠
始雪🦋

Crossroad ⑯

Scene 11.

經過一夜,知念依然沒有做任何與案件有關的夢,相反,他只是一次又一次循環著到養父母家之前的日子。

父母親還有哥哥,不知道現在他們都在哪呢?



就如昨天的計劃,他們一行五人很早就到達岡本大宅外面埋伏等候。

現在髙木的情緒比起昨夜已經平復了不少,但他還是覺得這次行動少點人參與會比較好。

殘酷的真相,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正如之前岡本所說,藍原在早上九時左右便步出宅邸的大門。但令眾人詫異的是,她今天並非獨自一人,她身邊還有岡本的未婚妻有村架純。

沒有思考的時間,他們就靜靜尾隨兩個年輕女性到她們的目的地去。

一幢荒廢了的大宅。

『是藍原本來的家。』髙木記起岡本曾經提及過。

但她們來這裡是要做甚麼?



為了不讓二人發現,他們繞到大宅的另一邊,從在偏廳的側門進去了。

內裡就跟外面一樣,佈滿了蜘蛛網和灰塵,看起來已經被丟棄好幾年的了。

他們小心翼翼走出偏廳,尋找著兩個女生的蹤影。

突然一聲尖叫聲從二樓傳來,五人馬上循著聲音來源跑去。

『救命啊!!有沒有人啊!救命啊!!!!』屬於有村的求救聲沒有終斷過,這幫助了他們更快確認到她的位置。

終於來到了二樓那房間,有村正被手持小刀的藍原一步一步逼近牆壁:『姐姐別怕啊,難道有村小姐不想成為我們姐妹其中一人嗎?』

伊野尾搶先跑進房間擋在藍原和有村的中間,而髙木也隨即走到他們的身邊。

發現入侵者後,藍原慌亂起來了:『你們,為甚麼要來阻礙我!!』

然而沒有人回應他,大家都被眼前的境況嚇到了。

明日花和女僕的屍體,被打扮得漂漂亮亮,分別坐在被一堆娃娃圍繞著的圓桌兩邊。

知念覺得很嘔心,明日花竟然到最後也沒逃出死神的指縫。那當初我們這麼努力去救她,究竟是為了甚麼?

知念一邊想,一邊乾咳,感覺快要把內臟都咳出來。

無視知念的反應,山田憤怒的指著藍原:『所以,真的是妳,藍原愛実!』

『我怎麼了?我有錯嗎?我也只是想有個完整的家庭,想要有姐姐妹妹陪伴我成長,難道這樣也是錯嗎?』

『錯得很了,妳有沒有問過她們的意見啊。』山田反駁藍原。

借山田引開了藍原的注意,髙木帶著有村和知念走出這間會令人瘋狂的房。

然而藍原還是察覺到了。正當她想要阻止髙木帶走有村,山田先一步把她推到房間更深的地方,遠離有村。

環視現在在房裡的其餘三人,藍原突然掛上了詭異的笑容:『既然你們不讓有村小姐成為我的姐妹,那就讓同樣漂亮的你來代替啊!!!』

中島下意識立刻過去把山田拉到自己的懷內攬緊,他絕對不願看見山田變成跟那兩具屍體一樣,絕對不要山田變得冰冷無神,所以就算豁出生命也要保護他。

是看見了中島的舉動嗎?藍原沒有向山田下手,相反,她向著伊野尾的方向衝過去了。

雖然藍原只是個少女,但加上了她的衝力以及伊野尾的分神,還是足以把他推倒。

伊野尾被藍原按倒在地上,一邊掙扎著一邊用雙手抵住藍原想要刺向自己的小刀:『停手啊!妳這個變態!』

『變態?也對。嘛,雖然會有點痛,但很快你就能加入成為我們的哥哥,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啦~』

藍原藉著在上方的優勢,把小刀又壓近了伊野尾頸部的動脈。

在外面安頓了知念和有村髙木聽到了騷動,發覺勢色不對,立刻跑回房間內看甚麼情況了。

看見藍原跨坐在伊野尾身上,小刀已在他頸邊摩擦著,並漸漸滲出血水。髙木沒有多想便走過去把藍原推開,然後跪坐在伊野尾身邊,抱起他的上半身。

『慧!慧!!應應我啊!』

『我沒事…』但用盡全力抵擋藍原的伊野尾已經覺得脫力了。

把伊野尾的頭埋在自己的胸口,髙木告訴懷中的人:『不用說話了。』

『啊………』這時傳來藍原的呻吟聲。

現在藍原正屈曲著身體,躺在地上其中一隻娃娃的旁邊。

山田掙開了一直抱著自己的中島,並向藍原走過去。

『涼介,小心啊!』

沒有理會到中島的警示,山田把藍原的正面翻過來。

她的小腹正插著她想要用來攻擊伊野尾的小刀。

大概是在被髙木推開後失足,被娃娃絆倒,然後意外地把手上的小刀插進了小腹。

藍原,這就是妳的結局。諷刺嗎?

『Yuri先生…你是永遠也不會得到你想要的幸福…的…』遺下這樣一句,藍原便帶著微笑離開了。

相信這刻在其餘的人腦海中也只有一個疑問:「Yuri」,是指誰?





Scene 12.

事件完結後,Crossroad好像失去了原有的生氣。

本來每天都充滿歡笑聲的偵探社,現在卻回到只有山田跟髙木二人時的日子,不,就算是那時,偵探社都應該是吵吵鬧鬧才對的。

知念在見過明日花的屍體後,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每天也把自己鎖在房間內,不肯出來。而且藍原死前最後一句說話令到他覺得大家會不會都懷疑起自己來了,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其他人,就算他再聰明、就算知道只要他說一句大家就會無條件相信他,他還是選擇了逃避。

伊野尾也沒有來偵探社了。每天都是“Lily”跟三樓的睡房兩點一線,回到房間也沒有跟髙木有太多的交談,對於案件更是隻字不提。

因為Crossroad一下子少了兩個常客,中島也不好意思還每天往那跑了。現在他最多也是約山田到外面進餐或者隨便到處走走,就像普通的情侶一樣。雖然這一下來就一定沒有會破壞他們氣氛的人,但總覺得,只有兩人,還是有點寂寞。




剛剛又接到一宗屍體發現案,真是的,怎麼最近的案件全都跟死亡拉上關係…

『雄也,你過來幫忙看看這案件好嘛。』

換是平時的話,髙木也會自動自覺的工作,但這天他一直也待在自己的位置,看著窗前的百合花發呆。

看髙木完全沒反應,山田又叫了一次:『雄也?』

終於聽到山田的呼喚,髙木從自己的位置站起來,走到山田的工作桌前,但臉上異常嚴肅、沒有一絲笑容。

『山田,』他說:『請你允許我辭職。從今開始我不能再跟你一起查案了。』



《Crossroad》Act 3. end

—————————————————————————

Boss提示③→ 比起Boss的身份,他的動機更重要哦

覺得自己這篇顯示了各種動詞的正確用法(喂

還有一Act就完結,突然有點不捨得w 基於這原因謝謝@望森森給了一個超能滿足海獅的意見~楽しみです♡


很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2)
热度(14)

© 流星隊隊員No.7 | Powered by LOFTER